2006综述

极地

全球环境展望年鉴2007(PDF全文)

   各项观测和新的研究表明,气候变化的趋势正在不断加剧,造成了全球性的影响。再加上不断加重的发展压力,这些都使我们感到加强对极地区域的国际合作和管理的迫切性。

融化的海冰

  2006年的研究为我们提供了新的信息,使我们了解到不断上升的气温正造成地球上最大的冰储藏室不断融化和破碎的速度。我们目前还无法确定极地冰原在较长时间以后会发生怎样的变化以及全球海平面上升速度到底有多快。

南极的冰

  根据对整个冰原的质量平衡进行的首次估算,2002—2005年南极大冰原体积的减少速度为每年(152 ±80)km3(Velicogna和 Wahr2006)。这就产生了大量冰雪融化后的水,造成这段时期内可观察到的海平面上升的13%。根据卫星提供信息为基础而采用同样方法进行的估算,2003—2005年格陵兰大冰原体积的缩小速度为每年(101±16)km3(Luthcke等2006)。南极和格陵兰某些地区的冰原的质量因降雪量的增加而有所增长,而其他地区则因为冰山的融化和崩解而减少。海冰减少的速度则不断加速,这是由于南极和格陵兰地区冰川的运动速度加快而造成的(Kerr2006)。例如,格陵兰地区运动速度最快的康格尔隆萨克冰川(Kangerdlugssuaq)的运动速度从2000年的每年6km 增加到了2005年的每年13km(Rignot和 Kanagaratnam2006)。

图1:北极航行

  北极海冰在2006年9月的平均面积为5.9亿hm2 ,是自卫星数据开始记载29年以来的第二最低测量值(NSIDC2006)。这也延续了北极海冰急剧减少的规律,目前其减少速度为每10年8.6%。如果这个缩减速度保持不变,北冰洋到2060年的夏天就将完全没有冰了。北冰洋海冰的变化状况也使我们能够开通新的航线,从而又导致了有关海域边界和管辖区域的纠纷,这也包括西北通道(Northwest Passage)水域(专栏1)(图1)。

专栏1:终年海冰上的冰穴

这幅图片是美国航天航空局的卫星“阿奎”(Aqua)在2006年8月24日利用微波辐射计测量时拍摄的。粉色区域表示坚固的冰层,黄色、绿色和橙色代表破碎的冰原,蓝色是开阔的水域。

  2006年夏末,在通常是全年冻结的北冰洋上出现了两片开阔的水域(见图)。一片在阿拉斯加北部的波弗特海(Beaufort Sea)(A),这是一片比爱尔兰岛还大的冰穴(由海冰围成的像湖泊一样的开阔水域)。另一片罕见的稀疏冰区位于北冰洋欧洲沿岸(B),这里破碎的冰原和水域面积相当于不列颠群岛那么大。在8月底冰穴面积最大的时候,船只可以轻松地穿过通常是堆冰的区域,从斯瓦尔巴特群岛(Svalbard Isles)或俄罗斯北部轻松地到达北极。

  在这片以往是常年冰冻的地区出现如此大规模的水域是前所未有的。这些非同寻常的事件没有一起能直接归因于气候变化,具体的原因还尚未得知。这可能与风向规律异常、海冰变薄和上升到海面的温水有关。



  这些海冰状况的变化所造成的生态影响包括对动物产生的威胁,例如北极熊,同时也使鱼类的储量和海洋哺乳动物发生了变化,相应地对北极居民的经济和社会生活造成了影响(ACIA2005)。

变化中的世界之国际合作和管理

  这些海冰状况的不断变化、商业捕鱼作业的不断增加、南极地区的经济活动以及北极地区的石油和天然气开发都对国际合作和管理提出了额外挑战(专栏2)。

专栏2:不断变化的北极:面对全球的油气需求

  国际社会对保障能源供给的呼声越来越高,各国也开始竞相争取在北极土地或海洋开发大型项目的权利。由于在边界、航线、海底资源的所有权上存在分歧,市场影响和政治因素存在着许多不确定性。所有这些都在环境的快速变化中发生,生态和社会影响也变得越来越难以预测。

2006年大事记:

  • 欧洲第一个液化天然气出口设施仍在建设中,该设施位于挪威哈默菲斯特北部巴伦支海(Barents Sea)上的Sn?hvit 油田。该项目计划在2007年下半年开始出口,每年向欧洲和美国输送70 批液化天然气。
  • 关于修建麦肯奇河谷输气管道(Mackenzie Valley Pipeline)的听证会已经开始。提议修建的这条天然气管道系统长达1200km, 它将贯穿加拿大北部的陆地油田和美国北部的市场。
  • 3月,阿拉斯加苔原发生了北极生产区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原油泄漏事故,泄漏的原油达100万L。在随后发生了一起较小的泄漏事故后,英国石油公司于8月暂停了普拉德霍湾(Prudhoe Bay)的石油生产。
  • 9月,俄罗斯自然资源部以违反环境法规为由吊销了俄远东萨哈林(Sakhalin)油气项目开发商的执照。这个估价220亿美元的项目包括近海钻井平台和油气管道。抗议者认为,该项目对鱼类和最后存留的西部灰鲸造成了威胁。陆上的基础设施包括两个800km 长的输油管道,经1000多条河道、沼泽地、地震断层带、公路和铁路。
  •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是俄罗斯国有石油企业,该公司10月宣布,它将是位于港口城市摩尔曼斯克(Murmansk)北500km 巴伦支海大型油气田Shtokman的唯一开发商。同时,俄罗斯政府宣布放弃向美国船运液化天然气的计划,转向通过管道运输到欧洲市场。


  北极和南极都具备了正式的途径,可以使不同国家分享信息并开展有关管理和保护方面的合作。但是这两个地区的合作机制却完全不同。南极地区是由一个名为“南极条约体系”(the Antarctic Treaty System)的国际多边体制进行管理。该体系的核心内容是1959年通过的《南极条约》(Antarctic Treaty),目前包括45个成员国。而北极地区没有这样的国际管理机制。但1996年成立的北极委员会(Arctic Council)为各方提供了一个进行合作的论坛。该委员会由北冰洋周围的8个国家和6个土著民间组织(Indigenous People’s Organization )组成。除了这些区域性合作机制外,许多多边环境协议(MEAs)也在极地地区的合作和管理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一个好的例子就是平流层臭氧的状况(专栏3)。这个例子说明,不同国家可以达成一致,采取重大行动来解决环境问题。它还说明国际合作在研究并监测生态系统及其与人类活动相互产生影响以及审查包括《蒙特利尔议定书》在内的相关机制的有效性方面的重要性。

专栏3:臭氧空洞面积创下记录

  南极研究人员在20世纪80年代初发现了地球大气的保护层——臭氧层变薄的现象。1987年实施的《蒙拍摄于2006年9特利尔议定书》是推动减少含氯氟烃等消耗臭氧层物质排放的成功举措。

拍摄于2006年9月24日的南极上空臭氧空洞。

  虽然在减少消耗臭氧层物质排放方面取得了一些进步,但是,2006年9月,南极上空的臭氧空洞面积仍上空臭氧空洞。然创下了历史记录。同温层的温度寒冷是原因之一,但这些化学物质的稳定性也是元凶。消耗臭氧层物质需来源:NASA 要大约40年时间才能分解。臭氧层有望逐渐恢复,但预计要到2060—2070年才能恢复到20世纪80年代以前的状况。也就是说,国际社会同意采取行动后需要70多年的努力才能实现这一目标,比原先预测的时间还要晚15年。这说明对于全球性的环境问题国际社会协调行动是行之有效的,而且对气候变化等会给全球大气造成深远影响,但成效进展缓慢的问题尽快采取行动是完全必要的。



  2006年我们在极地科学合作以及为2007—2008年的“国际极地年”(International Polar Year,IPY)的准备工作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这些新近出现的研究、教育和宣传项目的目的是提高人们对极地地区以及全球面临的一些主要问题的认识和意识,尤其是气候变化的问题(IPY2006)。

南极

  2006年,《南极条约》的签署国代表们都表示他们将致力于增强南极条约体系的有效性,并提高其各组成部分之间的协作。在2006年6月召开的第29届南极条约咨询大会(29th Antarctic Treaty Consultative Meeting,ATCM)通过的《爱丁堡宣言》(Edinburgh Declaration)的一项内容就是建议各国在国际论坛上大力宣传极地地区的重要性,同时加强与北极委员会的协作(ATCM2006)。这些建议的提出适逢联合国会员大会(UN General Assembly)在召开前从其议程中将“南极问题”这一常规内容删除(专栏4)。

专栏4:南极洲问题

  自1983年以来,“南极洲问题”被提交到联合国大会进行讨论达15次,这是因为许多发展中国家非常关注南极洲的管理。他们关注的主要问题包括南极脆弱的生态,对地球生物圈的重要性,《南极条约》缔约国代表全球管理南极洲的能力,各国竞相对南极领土提出要求,《南极条约》的双重特点——协商国制定政策,非协商国居于次要地位以及发展中国家认为《南极条约》是缔约国制定的保护其矿产资源的工具。面对这些关注,马来西亚在联合国大会上首先发起了关于把南极洲指定为人类共同遗产的辩论。

  近期一系列的改革措施使关于南极的争论有所缓和,改革措施包括废止1989年制定的矿产资源管理体系、1991年签署的《关于环境保护的南极条约议定书》(Protocol on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以及把《南极条约》的缔约国从原来的12个国家扩大到现在的45个国家。2005年,在马来西亚的请求下,联合国大会2008年会议的议程取消了“南极洲问题”,取而代之的是要求有关方面密切注意南极局势。这可能是个信号,表明《南极条约》缔约国在20世纪80年代提出的问题上取得了一些进步。有人却认为这是全球管理的退步,像南极这样重要的全球问题将不再会在全球论坛上定期讨论。



  在2006年的南极条约咨询大会上,新西兰向大会提交了一份工作文件,建议加强南极条约咨询大会和另外一个单独的决策机构——南极海洋生物资源保护委员会(Commission for the Conservation of Antarctic Marine Living Resources, CCAMLR)之间的联系。南极条约咨询大会的参会各方一致认为有必要密切协同和合作,尤其在有关南极的海洋保护区方面。南极海洋生物资源保护委员会强调制定针对海洋保护区的战略方法以及在南极条约体系内确定保护南极海洋环境的协调机制的重要性。南极海洋生物资源保护委员会已经启动了一个被称为“生物地方分权主义”(bioregionalism)的进程。该进程被认为是实施确定划定海洋保护区最佳地点的战略方法的第一步。

  旅游业和生物勘探业(即商业用途的生物材料收集)的不断发展也对国际管理产生了影响。2006年的南极条约咨询大会提出的一项决议就是希望限制大型旅游船只的着陆,但该项决议最终未能达成一致,而是将其保留至2007年的南极条约咨询大会上继续进行讨论。法国、阿根廷和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向大会提交了三份关于生物勘探议题的信息文件。然而,大会并未就此进行任何实质性讨论,而是敦促参会各方继续提供他们在这一领域开展活动的最新进展。这次会议还考虑了第三个正在出现的问题,即外来植物和动物物种的不断增加所产生的风险以及微生物对该地区的入侵问题。

北极

  在北极地区,海冰和冰川的变化正在加速,同时对北极大量的石油和天然气以及其他资源的开发所带来的压力也在不断增加。这些都给我们提出了关于目前的管理体制是否充分这个问题,尤其是对于海洋环境的管理。北极地区的国家是否能够在现有的国际合作机制内在推动经济发展和保护北极脆弱的环境两者之间实现困难的平衡?2006年有若干论坛和行动计划都对这一主题进行了探讨(Arctic Centre2006,UNEP/GRID-Arendal2006a和2006b,SCPAR2006a,Huebert和Yeager2006)。人们对两组议题进行了讨论:第一组是现有的与北极有关的条约怎样才能更加有效和全面地涵盖有关北极的问题?第二组是建立有关北极海洋环境的具有约束力的法律管理体系的利与弊。

  2006年8月在瑞典基律纳(Kiruna)进行的两年一次的北极地区议员大会(Conference of Parliamentarians of the Arctic Region)呼吁北极地区的各国政府以及欧盟的各个机构都能够“发起对现有的能对北极产生影响的法律体制进行审查并继续讨论关于如何加强这些法律或进行必要的增加,并将此项工作作为非常紧急的任务进行落实”(SCPAR2006a)。议员们也建议联合国应尽快审查与北极有关的条约。2006年10月在俄罗斯萨列哈尔德(Salekhard)召开的北极委员会部长级会议也提出了对现有法律体制进行审查的建议(SCPAR2006b)。

  2006年9月在芬兰拉提(Lahti)召开的北欧理事会(Nordic Council)(即北欧各国之间进行议会合作的论坛)建议其下设的部长理事会应该加强有关北极水域的法律研究,并与北极委员会一起努力为北极地区构建一个综合的法律体系(UNEP/GRID-Arendal2006b)。2006年建议并讨论的有关改善北极地区国际管理有效性的措施包括以下内容:

1. 加强北极委员会的作用并赋予该委员会更多的决策权。

2. 根据《海洋法》(Law of the Sea)制定一个新的北极海洋条约,一个框架性公约或一个区域协议。

3. 通过联合规划、共同报告以及更加广泛的利益相关方的参与和扩大项目来加强多边环境协议履行进程中对北极问题的关注和协调。

4. 加强并开发新的机制,以应对北极地区的优先考虑问题,例如制订有关新的持久性有机污染物和汞的全球性法规。

  北极委员会目前的工作包括与多边环境协议的履行有关的活动,尤其是在污染方面(Arctic Council2006,Huebert and Yeager2006,Stokke2006,UNEP/GRID-Arendal2006b)。然而,北极地区的国家之间并未就有关扩展该委员会职责的事宜达成一致,尤其是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一些成员国希望北极委员会能够更加积极地发挥以政策和决定为导向的作用,而另一些成员国则认为该委员会的作用仅局限在信息共享和项目合作方面。北极委员会在对北极地区的气候(ACIA2005)、人类发展(AHDR2004)和污染问题(AMAP2002)进行综合评估方面已经取得了突出成绩。目前,该委员会正在开展针对北极海洋航运及石油和天然气开发方面的评估工作。在2006年10月召开的两年一次的北极委员会部长级会议上,各国部长要求该委员会开始进行北极生物多样性方面的评估工作(Arctic Council2006)。

非法、不报告和未管制的捕鱼

  非法、不报告和未管制(Illegal,unreported and unregulated,IUU)的捕鱼是一个全球性问题。这种做法降低了海洋生态系统的适应力,并使其在海洋生物多样性和鱼类资源加速流失的情况下更易于受到环境变化的影响(Worm等2006,Berkes等2006)。尽管海洋生态体系变得越来越脆弱,南北两极地区的商业性捕鱼活动却仍在不断扩展。

  南北极地区都有自己的管理体系。在南极地区,南极海洋生物资源保护委员会(Convention on the Conservation of Antarctic Marine Living Resources,CCAMLR)管理该地区的渔业。渔业最主要的捕捞对象包括磷虾(2005年/2006年鱼汛期的捕捞量大约为12.7万t)和南极犬牙鱼(约为1.4万t)(CCAMLR2006)。而北极的渔业政策则由国家和区域机构根据北冰洋、北大西洋和太平洋以及北部海洋的行政区域划分进行管理。但是这些管理体制正在日渐削弱,原因是它们缺乏足够的执行工具,同时渔业活动及其对栖息地和海洋生物造成的损害都在它们的报告体制或行政管理范围之外。

土著民族和组织代表出席10月在俄罗斯萨列哈尔德(Salekhard)举行的北极理事会部长会议(Arctic Council Ministerial Meeting)。

  在南极地区,非法、不报告和未管制的捕鱼不仅对鱼类和磷虾的储量构成了威胁,同时还危及信天翁和海燕,因为这些鸟类很容易被长线鱼钩捕获(Gandini和Frere2006)。为此制定的政策包括设立一个有关捕捞证明文件的机制以及强化报告和监察措施,但这些措施的有效性却因为行政管辖范围的局限而要打一定的折扣。例如,南部的蓝鳍金枪鱼是在南极海洋生物资源保护委员会管辖的海域内捕获的,而其捕捞授权却来自南部蓝鳍金枪鱼养护委员会(Commission for the Conservation of Southern Bluefin Tuna),而不是南极海洋生物资源保护委员会(Hemmings2006)。2006年11月,南极海洋生物资源保护委员会采取了一项重要措施,要求其成员在渔业供应链的各个环节采取行动来反对参与非法、不报告和未管制的捕鱼活动的嫌疑人员。这是一个区域性渔业管理组织首次采取如此综合且具有约束力的机制来打击非法、不报告和未管制的捕鱼活动(EC2006)。

   非法、不报告和未管制的捕鱼问题对于北极东北部的鳕鱼也同样存在,该问题也是2006年6月召开的第十一届北大西洋渔业部长大会(Conference of North Atlantic Fisheries Ministers)的焦点。北极东北部的鳕鱼受到了在巴伦支海进行的非法、不报告和未管制的捕鱼活动的威胁。据估计,2005年该种鱼类的非法捕捞量大约为13.7万t,相当于对这种重要的鱼类储量合法捕捞总量的30%。各国政府在这次会议上都同意有必要采取国际性措施来解决非法、不报告和未管制的捕鱼问题(FKD2006a)。而东北大西洋渔业委员会(North East Atlantic Fisheries Commission)在2006年11月也采取了相应措施,通过了具有约束性的规定,该项规定于2007年5月开始生效。这些规定包括拒绝参与或运输非法、不报告和未管制的捕鱼活动的船只进入港口。这些措施有效地禁止了非法捕捞的鱼类进入欧盟、俄罗斯、冰岛、法罗群岛、格陵兰岛和挪威(FKD2006b)。

海鸟混获是与非法、不报告和未管制捕鱼有关的问题。

结论

  由于来自气候变化和各种开发活动的压力,北极地区正在出现许多新的问题和挑战。目前,我们已经具备了良好的机制来进行信息分享、开展综合性的评估并进行科学合作。然而,现在我们必须考虑改进国际管理的需要和方法,尤其在北极的海洋环境方面。

  尽管南极通过其国际协议开展了大量的保护工作,并将南极定义为是一个“致力于和平和科学的自然保护区”,但对该项协议现有的管理体制仍然需要支持,以确保不断扩大的商业捕鱼活动不会损害这一理念。

  南北极两个地区2006年在应对非法、不报告和未管制的捕鱼问题方面都取得了一定进展,包括通过了一些具有约束性的规章以及通过区域渔业管理机构加强了监管和规章的实施。在极地地区商业捕鱼业不断发展的背景之下,不断强调对非法、不报告和未管制的捕鱼问题的解决至关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