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综述

北美洲

全球环境展望年鉴2007(PDF全文)

   对于北美洲的环境而言,2006年是情况复杂的一年。美国取消了修建世界上最大的海洋保护区的计划,而公众对气候变化的日益关注却推动北美各州和省采取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行动计划,尽管其联邦政府在控制温室气体排量的问题上态度牵强。

联邦政府绕过《京都议定书》

   从人均排量看,北美洲排放的二氧化碳远远超出世界上其他地区,而从绝对数量看,它的排放量少于人口众多的亚洲,位居第二。但是,到2006年底,不论是美国还是加拿大都没有加入《京都议定书》的进程。

图1:工业进入美国公园和公共用地

  加拿大于2002年批准了《京都议定书》,并承诺到2012年把温室气体的排放量在1990年的水平上削减6%。然而,1990—2004年,加拿大的排放总量增加了26.6%(EC2006)(图1)。作为加拿大审计长公署的机构之一,加拿大环境与可持续发展委员会专员公布了一份报告,敦促该国政府加大力度应对气候变化并为此做好准备(OAG2006)。这位专员指出,艾伯塔省(Alberta)飞速发展的油砂项目将会危及温室气体减排的努力。这份报告指出了气候变化带来的一些风险,如大草原干旱、海平面上升、沿海将发生更多强暴风雨以及城市烟雾浓度增加。报告呼吁政府拿出可信、明确和现实的计划,确定国家短期、长期和新的大幅减少温室气体的目标,以及实现这些目标的时间表。

  2006年,保守党领导的新一届加拿大政府指出,加拿大无法实现《京都议定书》的目标,并终止了15个气候变化行动项目,但承诺将制定自己的新型减排方法(Ambrose2006,Isaacs2006)。10月19日,加拿大下议院提出了建议实施的新计划(专栏1)。(Conservative Party of Canada2006)。

专栏1:加拿大应对气候变化的新办法

  保守党领导的政府提出一部新的《清洁空气法令》,作为加拿大绿色议程的重点。根据这项法令,政府将制定短期、中期和长期的空气污染物排放上限,排污者必须遵守。这一举措的目的在于使加拿大设定的目标至少同那些环境保护处于领先地位的国家的目标一样严格。对于温室气体的排放,短期目标将根据排放强度制定,鼓励能效,但是如果产出增长也允许排量增加,这是美国2002年全球气候变化行动(United States Global Climate Change Initiative)采用的方法。一个更为长远的目标是到2050年,将温室气体的排放量在2003年的排放水平上减少45%-65%。加拿大政府没有提到对《京都议定书》的承诺。

  反对党和环境组织对这部法令中的诸多条款表示同意,但是他们也批评了政府长期拖延对温室气体排放量的控制以及没有制定强制性减排时间表的做法。

  而且,他们还注意到一些有毒物质被重新定义成“空气污染物”,这可能会削弱管理力度,并指出现有的加拿大《环境保护法》(Environment Protection Act)中已经涵盖了其中一些措施。由于政府在议会中不占多数席位,不经过重大修改,这部法令可能不会通过。



表1:1990—2003年CO2 排放量/106t

  1990—2004年,美国的温室气体排放总量增加了15.8%。美国并没有制订国家措施限制排放,而是继续支持自愿减排,鼓励以市场为主的调节手段和开发新技术。在这种情况下,美国与澳大利亚、中国、印度、日本和韩国建立了 “亚太清洁发展和气候新伙伴计划”(Asia-Pacific Partnership on Clean Development and Climate)。在2006年1月的伙伴关系启动会上,成立了8个由公共和私有部门结成的工作小组,它们分别针对清洁的化石能源、可再生能源和分布式供能、发电和输电、建筑和家用电器、钢铁、铝、水泥、煤矿等专题展开工作。要求每个工作组制订行动计划,确定合作机会和积极务实的目标以及实现目标的途径(APCDC2006)。工作组在2006年10月公布了它们的工作计划。

州(省)级地方行动

  美国12个州与几个非政府环保组织结成同盟呼吁采取有力的行动。它们对美国环保局提起诉讼,指责环保局未能按照《清洁空气法》(Clean Air Act)的要求控制机动车排放的二氧化碳。根据该法律,环保局必须对流动源排放的危害公共健康和民生的废气进行控制。2006年11月,美国最高法院审理了此案,双方就美国环保局是否有义务控制二氧化碳和其他温室气体以及原告是否具有提起诉讼的法律地位进行了辩论。审判结果有望在2007年公布,这将对美国的气候变化政策有深远影响(Marshall2006, Commonwealth of Massachusetts v.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2006)。

  与此同时,2006年地方政府对温室气体的控制不断加强(专栏2)。

专栏2:各州和省继续带头控制温室气体排放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碳排放量居世界第12位。2006年,加利福尼亚州通过了一个重大的气候变化法案。该法律规定,到2020年,加利福尼亚州的气体排放量要控制在1990年的水平,相当于在现在的排放水平上削减25%。加利福尼亚州还建立了强制性减排报告体系,启动了排量控制和交易项目,企业可以通过该项目买卖排放权(Office of the Governor2006)。

  加拿大纽芬兰省(Newfoundland)、拉布拉多省(Labrador)、魁北克省(Quebec)和马尼托巴省(Manitoba)纷纷承诺要实施《京都议定书》,不管联邦政府的立场如何。为了资助有关项目实现议定书目标,魁北克省宣布将对批量销售给零售商的所有石化燃料征收碳税。



  最近几年,公众对气候变化的兴趣越来越浓厚,掌握的相关知识也越来越多。种种迹象表明美国政府认识到人类导致的气候变化引发了媒体对这一问题的关注,而有关科学界各种怀疑的报道同时也越来越少。86位基督福音派领袖组成联盟,呼吁政府、企业、个人和教会立即采取行动应对气候变化,并表示要影响教徒限制温室气体,这是文化转移的一个重要体现(ECI 2006)。美国前任副总统阿尔?戈尔写的关于气候变化的警示录──《难以忽视的真相》(An Inconvenient Truth)于2006年5月发行,这本书出乎意料地成为一本畅销书(Svetkey2006)。

新建的海洋保护区

  美国在2006年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在夏威夷群岛新建世界最大的不间断海洋保护区(专栏3)。

专栏3:夏威夷群岛西北部的国家海洋保护区


专栏3:夏威夷群岛西北部的国家海洋保护区

  2006年6月15日,美国总统布什在夏威夷群岛北部海面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海洋保护区。夏威夷群岛西北部的国家海洋保护区占据3600万hm2 海域,其中包括116万hm2 珊瑚礁生态系统。这个群岛是7000多种海洋生物的栖息地,其中有1/4的物种是当地特有的。这里还是僧海豹(Hawaiian Monk Seal)的故乡,有近1400 只僧海豹,几乎集中了地球上所有的这种濒临灭绝的物种。岛上还有濒危的夏威夷岛绿海龟(Hawaiian Island Green Sea Turtle),数量占该种群总数的90%。这个海洋保护区的建立使该地区立刻受到永久性的保护。这里禁止未经许可的船只来往,不得开展非法的娱乐商业活动或进行资源开采、废物倾倒,商业捕鱼也将在5年内逐渐被禁止。



  2006年,加利福尼亚的中心海岸新建了一个海洋保护区网络。这个网络包括29个海洋保护区(Marine Protected Areas,MPAs),拥有面积超过52800hm2的海洋生境。其中8%的地区不准捕鱼,其他地区允许限制性捕鱼(DFG2006a,Scheer2006a)。海洋保护区将有助于恢复减少的鱼类资源,保护海洋生境和生物多样性免受海岸开发、水污染和其他人类活动的不利影响(DFG2006b)。

阿拉斯加Tanaga岛海岸附近一种普通的粉红色珊瑚

  美国联邦政府出台了一项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法规──禁止在9583万多hm2的海洋敏感生境区拖网捕捞。这个生态环境区一直延伸到阿拉斯加海湾(Gulf of Alaska),环绕着阿拉斯加半岛以西2200km 处的阿留申群岛(Aleutian Islands)(Oceana2006)(NURP2004,

  在阿拉斯加地区拖网捕捞一般指在海底铺开很大的渔网,把有商业价值的鱼类拖网上岸,其中包括太平洋鳕鱼(Pacific cod)和美洲平鲉(black rockfish)。这种捕捞方式对敏感的海洋生物具有破坏性,会使冷水珊瑚和海绵生长变慢(Enticknap2002)。据估计,阿拉斯加水域每年由于混捕导致453600kg的珊瑚和海绵损失(Roberts和Hirshfield2004)。

  冷水中的深海珊瑚为鱼类和其他海洋生物提供着重要的栖息环境。迫于保护主义者。和科学家的压力而实施的禁捕令是美国历史上同类法令中规模最大的一个(Roberts和Hirshfield2004,Oceana2006)。美国的这一举措使联合国开始对国际社会禁止或控制不受管制的海底拖网捕鱼进行磋商,美国政府呼吁停止这类破坏性的捕鱼。作业(The White House2006)。加拿大反对在国际范围中止拖网捕鱼,并建议成立区域渔业管理组织对公海进行管理,该组织有权力确定和保护脆弱的栖息地(DFO2006)。11月,联合国鱼类种群协定审查会议(UN Review Conference on the Fish Stocks Agreement)决定不中止拖网捕鱼,而是对破坏海洋敏感区的行动产生的影响和随后采取的限制措施。进行更加严密的监督(Mittelstaedt2006)。

   公园和公共土地压力日增

  与海洋不同的是,几年过去了美国政府却没有采取什么措施留出更多土地用于修建公园。在加拿大和美国,保护区的生态完整性和景观面临着许多日益严重的威胁(Defenders of Wildlife2005,Tourtellot2005,NRDC2005,NPCA2006a,Bass和Beamish 2006,USDA 2006a)。例如,美国计划出售35个州超过121400hm2的公共用地用于修建农村学校和公路(USDA 2006b)。而且,还通过了允许修建能源输送走廊的法律,从而西部11个州的电力可用于供应西南部人口密集的地区。这些能源输送走廊很可能会穿过国家公园和其他公共用地(DOE 2006,Scheer2006b)。

海底拖网的滚动齿轮

  加拿大和美国早已允许在保护区内或保护区附近从事采矿和油气开发活动。一项最新研究估计,在美国西部13个州的1855个公园和其他的公共用地中,采矿和油气开发业占用其中的35%,而且这一趋势有望加剧(EWG 2005)。

  采矿和能源工业也威胁着加拿大的公园。2002年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加拿大国家公园中几乎一半在公园内部或方圆10km的地方有采矿作业(MAC和CNF 2002)。

  2006年,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世界遗产委员会称,加拿大杰士伯国家公园(Jasper National Park)附近的露天开采活动给灰熊的生境造成威胁(World Heritage Committee 2006)。从阿塞巴斯卡河(Athabasca River)取水维持油砂露天开采生产最终会影响鱼群,给阿塞巴斯卡河与和平阿塞拜斯卡三角洲(Peace-Athabasca Delta)的可持续性造成威胁(专栏4)。阿塞巴斯卡河流入位于野牛国家公园(Wood Buffalo National Park)的阿塞巴斯卡湖,这个公园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命名的世界遗产,而阿塞拜斯卡三角洲则是北美最重要的水鸟栖息地之一(Woynillowicz 2006)。

专栏4:1974年和2004年在艾伯塔省麦梅利堡附近的阿塞巴斯卡油砂开采项目

辛克鲁德在艾伯塔省阿塞巴斯卡区的油砂矿

  1967年,加拿大油砂公司(The Great Canadian Oil Sands Company)开始在米尔德里德湖(Mildred Lake)施工作业。1974年,辛克鲁德公司(Syncrude Corporation)也加入该地区的开采作业(左边1974年陆地资源卫星图像中心的浅灰色区域)。到2004年,采矿作业已经扩大成一片面积为600km2的区域(见右边2004年拍摄的ASTER 照片)。辛克鲁德公司还在米尔德里德湖以北约30km 处经营另一个煤矿——奥罗拉矿(Aurora)(可以从2004年卫星图像的上部看出)。



  其他商业利益不断蚕食着加拿大的公园。2006年,不列颠哥伦比亚省(British Columbia)政府放宽了在12个省立公园开发私人旅游区的限制,其中包括阿西尼博因山省立公园(Mount Assiniboine Provincial Park),该公园是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命名为世界遗产的加拿大洛基山的一部分(BC Parks2006)。另外,2006年魁北克省政府还计划卖掉奥福德山国家公园(Parc National du Mont-Orford)的公共用地,这个公园建于1938年,是那里历史最久的省立公园之一。公众的抗议使政府做出退让,把这片土地的开发权交给了百姓(MRC de Memphrémagog2006)。

远郊地区扩张使安大略湖海伊湾(Hay Bay)沿途的生境变得支离破碎。

  最后,美国和加拿大农村发展的低密度住宅群的扩张正在威胁着邻近的保护区。所有这些压力带来的结果就是生境破碎、生物多样性丧失和空气污染。生境破碎造成不同规模的荒地,这些孤立的土地限制了野生动物的运动,所以某些野生物种的可存活种群可能无法生存(Forrest等2004,Bass和Beamish 2006,NPCA2006b)。

结论

  北美国家的州、省和城市在温室气体减排管制方面不断进步,取得了实实在在的效果,同时也向拒绝加入《京都议定书》(美国)或否认议定书具有实效性(加拿大)的联邦政府施加了政治压力。北美需要制定出明确的短期减排目标和时间表,对节能和可再生能源加大投资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