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

  教育、科学、文化、传播是教科文组织的主管领域,其范围之广确保了教科文组织所肩负的使命具有针对性,但也显示出其与日俱增的复杂性。事实上,随着第三次工业革命——即新技术革命——所带来的变革,新的动力就产生了。因为,从二十世纪中期以来,个人培训和团体培训、科学技术的日新月异以及各种文化表达方式等都不断发生着变化,尤其是朝着相互依存度不断增加的方向发展。应当承认,相互依存度不断提高是一件好事。只举一个例子:今天,难道推广生物技术可以不考虑文化条件吗?难道科学可以不考虑科普教育或当地知识吗?难道文化可以忽视教育传播和新的知识形式吗?不管怎样,知识概念是所有这些变化的核心内容。今天,大家都承认,知识已经成为庞大经济赌注、政治赌注和文化赌注的目标,以致于我们能够描述轮廓已经若隐若现的未来社会。

  知识社会:如果说大家都普遍赞同这一恰当的表述,那么对其所包含内容的看法却不尽相同。到底说的是哪一方面的知识呢?在合理的生产性知识定义里,是否应当确立科技模式的支配地位?在地区范围内和在全球范围内,如何面对获取知识的诸多不平衡现象以及获取知识过程中所遇到的障碍?这就是本报告——即首次教科文组织世界报告——试图从道德和实践方面加以解答的若干问题之一。本报告坚信:新兴社会无法仅仅满足于成为全球信息社会的简单组成部分;只有成为知识共享型社会,才能做到以人为本。这里,“社会”一词用复数是为了强调多元化的必要性。重新探讨这一问题的时机已经成熟:有关知识新地位的研究课题越来越多,在发展计划中也越来越考虑到这些问题,从而使得我们能够回顾过去,并从中吸取经验教训,以便掀起一个献计献策的高潮。这一切都充分证明了本报告的题目和方向。

  在以下章节里,将勾勒出时而充满希望、时而令人担忧的未来全景。之所以说“充满希望”,是因为理性而有意识地使用新技术所带来的潜力,为人类可持续发展和建设民主社会开辟了真实的前景。之所以说“令人担忧”,是因为在这一建设道路上也确实存在着各种各样的障碍和陷阱。人们经常提到“数字鸿沟”,这在实际生活中是存在的。但是,还有一个更加令人担心的现实: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最不发达国家——之间的知识鸿沟将加剧,而在各个社会内部,同样深的鸿沟已经出现了或扩大了。怎么能容忍未来的知识社会成为分裂的社会呢?

  展望未来的作用不在于以传统的乐观主义为名,低估未来的压力和危险。预测也是为了激发行动。在这一方面,展望未来也不能屈服于悲观主义。正是基于这一条件,严肃认真而又理由充分的展望性思考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教科文组织是论坛和交汇点,换言之,是聚会、交流和讨论事务的场所。教科文组织的使命是开拓思路,既可以引导我们向着共同的目标迈进,又能保持节奏和方法的多样性。我要补充说明的是,不仅仅满足于保持多样性,而是更要依靠多样性,把多样性看作优点而不是弱点。这里,我们不是要寻求简单和单方面的解决方案,而是多种思路和行动指南,以便让传播技术和信息技术为传播知识服务,使知识的传播超越时空界线,代代相传,在各种文化之间传播。

  面对这一挑战,教科文组织根据其职权范围,拥有宝贵的知识和经验。我们从二十世纪继承的技术和知识革命给教科文组织的使命赋予了一个新的方面:从此以后,我们所面临的挑战更加富有战略意义、更加错综复杂、更加充满刺激性。在第一份教科文组织世界报告里,我们提出了各种意见和计划草案,一致认为应当重新构筑新的道德准则以指导正在到来的知识社会,以及自由的道德准则和责任的道德准则。我们要反复强调的是,这是一种建立在知识共享基础上的道德准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