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和社会事务副秘书长沙祖康先生在北京"应对气候变化技术开发与转让高级别会议"上的主旨发言
2008年11月7-8日,北京

各位来宾:

我谨代表联合国、特别是经济和社会事务部,很高兴欢迎各位出席今天的会议。我很荣幸地宣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先生的致辞,全文如下:

我非常高兴地向本次气候变化高级别会议致意。这次会议的重点是技术开发和转让。我要感谢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主办这次会议,感谢温家宝总理阁下亲自主持会议开幕。联合国十分自豪地共同组织这次盛会,探讨一个对努力应对气候变化极为重要的题目,在发展中国家尤其如此。

气候变化是我们时代独特的挑战。今后几周和几个月内,我们任重道远,我们的行动将决定我们是真正地奋而迎接挑战,还是把越来越严峻的问题留给后人。

过去一年,食品和燃料价格上升,全球金融动荡,可能有损应对气候变化的进展,妨碍在实现千年发展目标和促进更广泛发展议程方面取得进一步成绩。我们绝不能让目前的困难削减我们对能作什么的期望,或阻止我们去作必须做的事情。如果集体做出果断的努力,气候变化将提供巨大的机会,让所有社会都走上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本次会议的重点是探讨无害气候技术和技术转让的巨大潜力,这十分正确。全球能源需求预计到2030年将增长55%,因此,我们需要更多地投资于清洁技术,而不是更少。要有新思路和具体措施,消除目前清洁技术转让和普及所面临的障碍。清洁技术已一再证明了自己的价值。投资清洁技术可以创造就业机会和促进增长,同时保护环境,实际上是同时应对金融危机和气候变化。

最贫穷和最脆弱者给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最小,但面临的风险却最大,还面临着巨大的挑战,那就是减少易受气候变化影响的脆弱性,适应气候变化的影响。在里约热内卢召开的地球首脑会议上,各国政府商定根据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着手努力。必须坚持这项原则。

气候变化要求我们采取果断行动,需要全球团结齐心。中国致力于研发和使用可再生能源、节能和其他技术来应对气候变化并促进可持续发展,因此在北京举行此次会议是恰当的。此次会议的召开也是及时的,因为再过一个月便将在波兰波兹南开始下一轮气候问题谈判。我鼓励在座各位为波兹南谈判作出强有力的实质贡献,并强化多边主义,这是于2009年在哥本哈根达成一项气候协定所需要的。

感谢各位与会者为应对气候变化所做的努力。最真诚地祝愿会议取得成功。

秘书长在刚才我念的致辞中,对温家宝总理出席此次会议开幕式表示了感谢。在此我愿再次各温总理深表感谢。温总理的讲话富有哲理,引人深思,将为我们今后两天的讨论提供重要指导。

技术是适应和减缓气候变化的重要手段。技术具有决定性的重要作用。通过开发和应用与气候有益的的清洁技术,我们就能够拥有强有力的、应对气候变化的综合方法,并促进可持续发展。

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问题小组报告指出,我们已经或即将拥有实现与气候有关的目标所必需的各种技术。因此,我们面临的实质挑战,是要大大加快技术开发和转让的速度。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及其《京都议定书》明确规定了技术转让的义务与承诺。《巴厘行动计划》也突出强调了技术转让。

世界各国领导人认识到,各国必须采取共同行动,才能将温室气体排放稳定在安全水平。技术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共同关心的问题。各国都希望迅速开发、应用和推广与气候有益的的技术,进而提高各国能力,采取有效的减排行动,推进有效缓解和适应气候变化的战略。

但我们无法回避的问题是,能否将共同意向付诸行动,如何解决转让什么、向谁转让、以及转让价格。

众所周知,技术开发和转让涉及面十分广泛。我想提些想法,为本次会议的讨论抛砖引玉。

首先,我们应该清楚,提供硬件仅仅是最常见的技术转让方式。即使如此,要做到此点,还必须加上分享知识和专门技能,使技术因地制宜等复杂的工作。

其次,我们应采取全面的做法,也就是说,我们应兼顾减排技术和适应技术。有时,因青睐广为人知的、易于认识的减排技术,就忽视了适应技术。

第三,技术转让的讨论应以对关键技术发展状况的透彻了解为指导。

第四,我们应该分析和认定,转让和推广与气候有益的清洁技术的主要障碍是什么。换言之,我们的做法一定要切合实际。

下面,我想和大家分享我对后两个问题的看法。

我们有什么样的技术?要回答该问题,我们首先应区分三类技术:第一类是成熟技术,即经过应用后被证明为可靠的技术;第二类是先进技术,也就是即将大规模应用的技术;第三类是仍在开发中的技术。

提高能源效率的技术是成熟的。这种技术一再被列为最为重要的短期减排技术之一。它拥有潜力,能够为实现与气候有关的目标以及改善空气质量等其它目标做贡献。据国际能源机构分析,到2030年,提高电力效率和燃油效率有可能将与能源有关的二氧化碳排放减少47%。在此方面,中国采取政策,要在2005年至2010年间将经济中的单位能耗比重减少20%,这值得称道。

可再生能源技术,例如风能和太阳能,也是成熟技术的范例,这些技术已经进入市场。规模经济能够降低价格,提高绩效。为确保可再生能源技术在能源结构中占有一席之地,适当的政策支持必不可少。

发展中国家的企业正在不断创新,积累在可再生能源领域的市场份额。例如,一家名为“尚德”的中国企业,综合利用自主技术和从发达国家购进的技术,已经成为太阳能光伏发电设备的领军企业。

先进技术包括高压煤燃烧设备和混合动力汽车技术。要开发第二代生物燃料、氢燃料汽车电池、并网太阳能光伏电池以及碳捕获和储存等减排技术,就必须加大研发力度和示范规模。

由于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依赖煤炭资源,碳捕获和储存成为人们关注的重点。

缺乏资金和奖励措施是大规模开展示范项目的主要障碍。目前,绝大部分必要的专门知识和技术主要掌握在少数发达国家企业手中。进一步的延误,意味着这些迟到的技术不能发挥应有的作用。

技术分类中的最后一项是新兴技术。随着新型材料的发现,新设备和方法的开发,以及新型燃料的识别与开发,这些技术将逐渐成形。但这需要我们在研发领域多下功夫;需要大力加强发达国家同发展中国家的技术合作,以及日益扩大的发展中国家间的合作;同样,也需要加强公共和私营部门在技术开发与转让领域的互补作用。

技术开发与转让的主要障碍是什么呢?对发展中国家而言,最大的障碍之一,是按照现行价格,采用与气候有益的技术向大多数人口提供能源服务,太过昂贵。此外,在许多发展中国家,资本短缺和资本成本过高仍很普遍。目前的金融危机更加剧了这种形势。

其它障碍包括市场条件,不恰当的财政和监管政策,缺乏获取信息的渠道,基础设施条件,以及人力资源能力较弱。

法律和条规框架既能促进技术的开发与转让,也能延缓这一进程。在此方面,当前的国际知识产权保护是否真正阻碍了技术转让与推广,还存在很大分歧。当然,国际知识产权保护的本意是促进创新。可是,我们有理由要问,钟摆是否摆动的太大了,从保护到保护主义?

这次会议时机很好,恰好是在波兹南会议前一个月。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会议也带来了吉庆的气氛。让我们抓住机会,直面这些棘手问题,进行实质性的讨论,为谈判做出贡献。

我谨代表联合国,对东道主中国政府的周到和热情安排以及本次会议的出色组织工作深表感谢。我们还感谢联合国基金会和丹麦政府。在他们的支持下,更多的代表得以参加本次会议。

我希望各位代表进行坦诚并富有成果的讨论。

谢谢大家。

* 英文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