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人口老龄化:1950-2050

   2000年5月25日大会第54/262号决议决定于2002年召开第二次老龄问题世界大会,配合第一次老龄问题世界大会二十周年纪念。这个订于2002年4月8日至12日在马德里举行的第二次老龄问题世界大会致力于通盘审查第一次老龄问题世界大会的结果,以及通过一个新的《老龄问题国际行动战略》。新战略力求正视二十一世纪的社会文化、经济及人口现实,特别是注意发展中国家的需要和观点。

  在过去四分之一世纪中,联合国就与人口老龄化和老年人有关的问题举办了三个大型国际人口会议,在其中发挥了显著的作用。例如,1974年举行的人口及发展问题国际会议确认人口老龄化对经济和社会的影响对所有社会既是机会,也是一项挑战。最近,1999年7月2日,大会第二十一届特别会议通过了为进一步执行《国际人口与发展会议行动纲领》采取的重大行动,重申,除其他外,所有社会都必须正视未来几十年人口老龄化的重大后果。联合国人口司在研究人口老龄化方面有长久的传统,包括估计和预测老年人口,及审查人口老龄化的决定因素及其后果。从1956年的关于人口老龄化问题的奠基性报告起,其中主要关注较发达国家的人口老龄化问题,到1999年出版的第一次联合国人口老化问题挂图,人口司一直设法使国际社会注意到人口老龄化的问题。

  本报告打算为第二次老龄问题世界大会的辩论及其后续行动在人口统计方面提供坚实的基础。报告审查整个世界、较发达及较不发达区域、主要地区与区域、以及个别国家的人口老龄化进程。对每一个国家提供1950至2050年期间的人口统计概况,突出人口老龄化的相关指标。

  本报告说明下列主要调查结果:

  人口老龄化现象是前所未有的,在人类历史上没有发生过类似的情况。老年人(60岁以上)所占比例的增加是伴随着年轻人(15岁以下)所占比例的减少。到2050年,世界上老年人的数目将在历史上首次超过年轻人的数目。而且,1998年较发达国家已经发生了这种年轻人和老年人的相对比例的历史性扭转。

  人口老龄化是普遍性的,是影响每个人,男人、妇女和儿童的一种全球现象。各国人口中老年人群,就绝对数字和相对于工龄人口而言,稳步增多,对作为社会基石的世代间和世代内的平等与团结有直接的影响。

  人口老龄化是深刻的,对人类生活的所有方面都有重大的后果和效应。在经济领域,人口老龄化将对经济增长、储蓄、投资与消费、劳动力市场、养恤金、稅收及世代间转接发生冲击。在社会层面,人口老龄化影响了保健和医疗照顾、家庭组成、及生活安排、住房与迁徙。在政治方面,人口老龄化会影响投票模式与代表性。

  人口老龄化是经久不衰的。在二十世纪内,老年人的比例继续增长,预期这个现象在二十一世纪将继续存在。例如,老年人的比例在1950年是8%,在2000年是为10%,预测在2050年将达到21%(图一)。

1950年至2050年60岁以上的人口比例

  本报告的其他关键调查结果包括如下:

   人口老龄化的趋势大体上是不可倒转的,过去年轻人口的情况是不可能再度发生。

   老年人口的增加是人口从高生殖率和高死亡率转变到低生殖率和低死亡率的结果。

   当二十一世纪开始,世界人口有接近6亿老年人,为五十年前记录的数目的三倍。到世纪中叶,将有约20亿老年人-又一次,这一年龄组在50年间翻了两翻。

   就全球而言,老年人口每年以2%增长,比整个人口增长得快很多。预期至少在今后二十五年内,老年人口将继续比其他年龄组更快速地增长。60岁以上的年增长率在2025至2030年间将达到2.8%。这样迅速增长在大多数国家将需要在经济和社会方面作广泛深入的调整。

   在老年人口的数目和比例上,不同区域之间有显著的差距。在较发达国家,2000年有几近五分之一的人口年龄在60岁或以上;预期到2050年这一比例将到达三分之一。在较不发达国家目前仅有8%的超过60岁;不过,到2050年老年人将占几近人口的20%。

   由于发展中国家的人口老龄化的速度比发达国家快得多,发展中国家就比较沒有太多时间调整适应人口老龄化的后果。而且,发展中国家的人口老龄化是发生在比发达国家更低的社会经济水平之上。

   今天,世界的中位数年龄为26岁。人口最年轻的国家是也门,其中位数年龄为15岁,最年老的国家是日本,其中位数年龄是41岁。到2050年,预期世界中位数年龄將会增多十岁,到达36岁。屆時,人口最年轻的国家预期将是尼日尔,其中位数年龄为20岁,预期最老的国家是西班牙,其中位数年龄为55岁。

   老年人口本身也在老龄化。世界上增长最快的年龄组是最老的,其年龄是80岁或以上。他们目前是以每年3.8%增长,占老年人总数的十分之一以上。到本世纪中点有五分之一的老年人将是80岁或以上。

   可能支助比,PSR(每个65岁或更老的人有多少个15至64岁的人)显示可能工人所承担的负担。从可能支助比可以看出人口老龄化的冲击,可能支助比已经下降和将继续下跌。在1950至2000年之间,可能支助比从每个65岁或更老的人有12个工龄降至9个工龄的人。到本世纪中叶,预期可能支助比将下降至每个65岁或更老的人有4个工龄的人(图二)。可能支助比对社会保险计划、特别是传统的制度,在这种制度下目前的工人支付当下的退休者的福利,有重大的影响。

1950年至2050年世界可能支助比

   大多数的老年人是妇女,因为女性的预期寿命高于男人。在2000年,60岁以上的人之中,妇女比男人多6300万人,妇女为男人两倍至五倍(图三)。

2000年世界40至59岁、60岁以上、80岁以上及100岁以上的人之中妇女所占的比例

   老年人的健康状况一般随年龄增加而恶化,促使因老年人的数目增多而对長期照顾的需求增多。父母支助比,就是85岁以上的人口与50至64岁的人的比数,显示家庭可能必须向其最老的成员提供支助的状况。就全球而言,在1950年每个100个50至64岁的人有少于2个85岁以上的人。到2000年,这一比例提高至4比100,预计到2050年将达到11。

   高人均收入国家往往是年老工人的参与率较低。在较发达国家,60岁以上的男人有21%在经济上是活跃的,而较不发达国家的男人则是50%经济活跃的。在较发达国家,老年妇女有10%是经济活跃的,而较不发达国家则是19%。较不发达国家的老年人较大程度地参与劳动力市场,主要是由于退休计划所涵盖的有限,和所提供的收入相对地说来较少。

   虽然老年人口的识字率一直在增加,但文盲依然是普遍存在的。在较不发达国家,在2000年,60岁以上的人约有一半是文盲。仅约三分之一的老年妇女和约五分之三的年老男人会基本胜任地读和写。在较发达国家,除少数国家之外,所有国家都达到普遍识字。

资料来源:世界人口老龄化:1950-2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