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长在大会第五十九届会议开幕式上的讲话

2004年9月21日,纽约

主席先生,
各位阁下,
女士们,先生们,

看到这么多国家派出这么高级别的代表来出席本届会议,我十分高兴。我知道,这表明诸位认识到,在这艰难的时期里,正如你们四年前在《千年宣言》中所述,联合国是“整个人类大家庭不可或缺的共同殿堂”。

确实,今天,世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需要一个有效的机制,来寻找共同的办法,解决共同的问题。这正是本组织创立的初衷。不要以为,如果我们不很好地利用现有的这个机制,就能找到别的更有效的手段。

明年的这个时候,诸位将要汇聚一堂,审查《千年宣言》的执行进展情况。我希望,到那时,诸位将做好准备,借助威胁、挑战和改革问题高级别小组将于今年年底前提出的报告,就《千年宣言》涉及的一系列问题共同做出具有胆识的决定。

我一年前就说过,我们已经走到一个三叉路口。诸位身为世界各国的政治领袖,倘若不能就今后的道路达成一致,那么历史就要替你们做出决定,而你们人民的利益就会听天由命,任人摆布。

我今天不打算就这些尚未做出的决定妄下结论,我只想提醒大家,这些决定应当在一个极其重要的框架下做出——这个框架就是:在世界上和在每一个国家实现法治。

可以说,人类自从有了文明,就有了对“法治而非人治”的憧憬。在离这个讲坛不远的走廊里,就悬挂着三千多年前汉谟拉比在今天称为伊拉克的地方颁布的法典的复制品。

汉谟拉比法典的许多内容今天看来过于严厉,难以实行。然而,铭刻在这些石板上的,却是其后几乎每一个人类社会所认同的、哪怕是很少完全施行的公正原则:

对穷人的法律保护。

对强者加以制约,使之不能欺压弱者。

公开颁布法律,使之众所周知。

这部法典是人类在争取建立一种“有理才有力”而非“有力即有理”的秩序之路上的一个历程碑。今天到会的许多国家都能如数家珍,报出本国体现这一简朴理念的立国根本文书。而本组织——你们的联合国——也是建立在这同一原则之上的。

但是,当今世界各地的法治岌岌可危。我们一而再、再而三地目睹仍有人肆无忌惮地无视这些根本法律,这些要求尊重无辜生命、尊重平民、尊重脆弱者尤其是儿童的法律。

在此仅举几个人们关注的、罪恶昭著的例子:

在伊拉克,我们看到大批平民惨遭屠杀,救援工作者、记者和其他非战斗人员被扣作人质、惨遭最野蛮的极刑。与此同时,我们看到伊拉克囚犯受到无耻的虐待。

在达尔富尔,我们看到全体民众流离失所,房子被毁坏;强奸也被蓄意作为一种战略手段。

在乌干达北部,我们看到儿童惨遭残害,被迫参与令人发指的恶行。

在别斯兰市,我们看到儿童被抓作人质,遭到残酷屠杀。

在以色列,我们看到巴勒斯坦自杀炸弹手故意伤害包括儿童在内的平民。而在巴勒斯坦,我们看到以色列过度使用武力,摧毁房屋,掠夺土地,造成不必要的平民伤亡。

在世界各地,我们看到有人正煽动对犹太人、对穆斯林、对任何被认定不属于自己群体的人的仇恨,准备推行这种恶行。

各位阁下,

任何事业、任何冤情,无论本身多么合情合理,都无法为此类恶行作出丝毫辩解。这种恶行使我们都感到羞耻。目前暴力横行,正说明我们都未能维护法律,未能让男女同胞树立起尊重法律的意识。我们都有义务尽自己所能恢复这种尊重。

为此,我们必须从这样一条原则着手,即任何人都不得凌驾于法律之上,任何人都不得被剥夺法律的保护。任何国家,若在国内宣称实行法治,就必须在国外也尊重法治;任何国家,若在国外倡导法治,就必须在国内也力行法治。

是的,法治始自国内。但在许许多多的地方,法治仍渺无踪影。仇恨、腐败、暴力、排斥等行为消遥法外,难以革除。脆弱者举目无援,有权有势者却玩弄法律,守护权力,积攒财富。有时,甚至连打击恐怖主义的必要斗争,也被用来毫无必要地侵蚀公民自由。

在国际上,所有国家,无论大小、无论强弱,都需要有一个公平规则的框架,让每个国家都确信,其他国家会遵守这些规则。幸运的是,我们有这样一个框架。从贸易到打击恐怖主义,从海洋法到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各国建立了一套相当好的准则和法律。这是本组织最引以自豪的成就之一。

不过,这套框架还有漏洞和不足。常常是应用时,任意选择;执行时,又十分武断。这个框架缺少实力,无法把一整套法律转变成有效的法律制度。

在确有执法能力时,如在安全理事会,许多人又认为它运用得并非始终公正或有效。在真真切切涉及法治的地方,如在人权委员会,那些倡导法治的人,却又不总是言行一致。

那些寻求正当合法之理由者,必须身体力行;那些援引国际法者,必须自己遵守国际法。

尊重法律取决于让人们感觉到,立法执法,人人有份。一国如此,我们的全球社会也如此。不能让任何一个国家感到被排斥在外。必须让所有国家感到,国际法属于它们,保护它们的合法权益。

法治仅停留在理念上是不够的。还必须将法律付诸实践,使它渗入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

惟有强化和执行裁军条约,包括执行这些条约的核查条款,我们才能最好地捍卫我们自己,防范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扩散及可能的使用。

惟有实施法律,我们才能使恐怖分子失去财政资源和安全避难所,这是任何反恐战略的一大要素。

惟有重建法治,使人们相信法律适用的公正性,我们才有希望使那些因冲突而支离破碎的社会复苏。

惟有法律,包括安全理事会的决议,才可带来解决中东问题、伊拉克问题以及世界各地其他长期冲突的最佳基础。

惟有大张旗鼓地维护国际法,我们才能、而且必须履行我们的责任,保护无辜平民,使他们免遭灭绝种族罪、危害人类罪和战争罪的伤害。正如我在五年前提醒大会的那样,如果我们偏离此项任务,或者认为我们可以以国家主权为由而免去此项责任,那么历史将对我们作出非常严厉的评判。

安全理事会刚要求我任命一个国际委员会,调查在达尔富尔人权遭到侵犯的报告,确定是否发生了灭绝种族罪行。我将尽速落实此项工作。但我们每个人尚不能因此而松劲,不能让在那个患乱区域发生的事件任其发展下去。那里正在发生的事情,无论在法律上如何界定,对每一个人的良知都必然是一个震撼。

非洲联盟姿态很高,已经带头负责在达尔富尔提供监测和一支保护部队,并寻求一个政治解决办法,因为惟有政治解决才能带来持久的安全保障。但我们大家都知道新生的非洲联盟目前条件有限。我们必须全力予以支持。任何人都不应该认为此事只与非洲人相干。那些受害者是人,而人的权利对我们大家而言都是神圣的。我们大家都有义务竭尽全力救援他们,而且必须立即行动

各位阁下,

上个月,我向安全理事会许诺,我将把联合国在冲突和冲突后社会中强化法治和过渡时期司法的工作作为我任期剩余时间的一项优先事项。

本着同一精神,我促请诸位更加努力地促进你们各国内外的法治。我请今天在座各位利用我们为你们所作的安排,签署你们自己谈判拟订的关于保护平民的相关条约,并随后回国在本国全面、诚意地予以实施。我还恳请你们全力支持我将在本届会议期间向你们提出的旨在改善联合国工作人员安全保障的相关措施。那些非战斗人员自愿投身于危险环境帮助他们的男女同胞,他们理应得到你们的保护和尊重。

各位阁下,世界各地的暴力和非正义行动的受害者正在等待:等待我们遵守诺言。如果我们以言代行,他们会看在眼里;如果应可保护他们的法律未得以实施,他们也会看在眼里。

我相信,我们能够在世界各地恢复和扩大法治。但归根结底,这取决于法律在我们良知中的份量。本组织是在战争的灰烬中诞生的。那场战争给人类带来了无限悲痛。今天,我们必须再次正视我们的集体良知,自问我们是否在尽力。

各位阁下,每一代人都要在为所有人加强法治这一久远的奋斗进程中发挥作用,惟有如此,才能保障人人自由。

不要让我们这代人无所作为。

多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