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长:我们多么羡慕世界杯

2006年6月



  各位可能很想了解评述足球与联合国秘书长何干。但实际上,世界杯令我们联合国羡慕不已。世界杯作为在各个国家、由各个种族和宗教参与其事的唯一真正具有全球性的巅峰赛事,已成为同联合国一样为数不多的具有普遍参与的现象之一。各位甚至可以说世界杯更具有普遍性。国际足联有207个成员;而我们只有191个会员国。

  然而,羡慕的理由绝非仅止于此。

  第一,世界杯是让大家了解其球队情况以及该球队如何设法参与赛事的一项活动。大家由此了解谁得了分、怎样得分和在比赛的哪一分钟得分;大家由此了解谁空门射球不进;大家由此了解谁救了罚点球。我希望我们国际大家庭中也有这类竞争。各国在尊重人权的竞技场上公开争取最佳表现,并争先恐后地提高儿童存活率或中等教育入学率。各国在全世界众目睽睽之下公开展示它们的业绩。各国政府对采取何种行动取得这一成果接受问责。

  第二,世界杯是全球每个人都喜欢谈论的一项活动。人们分析本国球队哪些动作得当,哪些情况本来会有所不同——更不用说对方球队了。从布宜诺斯艾利斯到北京,任何地方的人们都可坐在咖啡馆,喋喋不休地争论球赛的细节,不仅探究本国球队的详尽情况,而且还探究许多其他球队的情况,并就这个问题清晰无误而又情绪激昂地表达自己的意见。通常言语羞涩的青少年突然成了侃侃而谈、充满信心和思辩敏锐的专家。我希望我们全世界有更多的这类交谈。希望公民们沉浸于探索其国家如何能在人类发展指数方面,或在减少碳排放量数值或艾滋病毒感染人数方面取得更好的业绩。

  第三,世界杯是在公平竞技场从事的一项活动,每个国家都有平等参与的机会。比赛中只有两件事至关重要,即智慧和团队协作。我希望我们全球舞台上有更多的公平竞争者。有自由而公平的交流,但没有补贴、壁垒或关税的干扰。各国都有真正机会在此世界舞台上一显身手。

  第四,世界杯这项活动体现出人民和国家之间相互交流的益处。现在越来越多的国家队欢迎来自他国的教练,他们带来了新思维和新踢法,同样地,越来越多的球员在各届世界杯之间代表外国球队,他们将新素质注入其新球队,他们总结经验不断成长,因而能够在回到国家队的时候作出更大的贡献。在这一过程中,他们往往在他们效力的国家成为英雄人物——促进开阔心胸。我希望人们也同样显而易见地认识到人类移徙通常是三赢局面——移徙者、其原籍国和收容他们的社会全都获益。移徙者不但改善了本身及其家庭的生活而且还促进了他们前往工作的国家的经济、社会和文化发展,而当他们回返家园时则会利用新思想和专门技能发挥启发作用。

  对任何国家而言,参加世界杯比赛是深刻体现国家骄傲的大事。对首次取得参赛资格的国家,例如我的祖国加纳而言,这是荣誉的象征。对多年处于逆境后有机会参赛的国家,例如安哥拉而言,这给予它们一种更新的感觉。而对目前正因冲突而分裂,但其参赛球队又成为国家统一的独特而强有力象征的国家,例如科特迪瓦而言,这又简直是国家重生的希望。

  我现在要谈到的或许是我们所有联合国人员最羡慕事:我们在世界杯这项活动中确实看到各项目标获得实现,我说的不仅是某一国家的得分进球;我说的还有最重要的目标——参与其事,成为国家和人民大家庭的成员,赞美我们的共同的人道精神。6月12日加纳与意大利在汉诺威比赛时我将设法记住这一点。当然,我不能承诺我一定做得到。

科菲·安南



联合国秘书长
联合国主页